死侍还在喋喋不休的说个没完没了,他一开口就犹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了,李康拿出一个受诅咒的奶嘴,对着死侍扔过去,啵的一声,奶嘴塞到他的嘴里,任凭死侍怎么用力也拿不下来。

  这个奶嘴是一个受诅咒的母亲的,产地就是地狱厨房,那女人是在夜店工作的,基本上什么都沾,还养了一个男人,偏偏人还特别马虎,竟然弄出一个儿子出来,她整天出去玩,出去就是一天,回家就是睡觉,也不管孩子的死活,怕孩子吵闹,就用一个奶嘴塞住孩子的嘴,后来孩子不到两岁就死了,死的时候还不到五斤重,女人把孩子卷起来就扔垃圾桶里了,这种事在地狱厨房那种地方很普遍,要不怎么说,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后来女人回到家里,无意间发现在床头竟然摆放着孩子的奶嘴,她当时吸嗨了,竟然把奶嘴放在嘴里面吸着睡觉了,等醒过来之后,她惊恐的发现奶嘴竟然取不住来,她没法跟人说话,也没法喝水吃饭,去求助也没人知道她在说什么,折腾了三天时间,她又渴又饿,迷迷糊糊的在街头游荡时,卷入了一场帮派枪战,被流弹打死了。

  这件事是后来李康在女人家里,发现了一封遗书上,女人写下的忏悔录,她其实知道那边有枪战,是故意去寻死的。

  这个受诅咒的奶嘴后来又缠上了几个帮派人员,在地狱厨房内留下了一段恐怖的传说,后来一个帮派老大被敌人暗算,诅咒的奶嘴有一种让人想要含住的魔力,只要是曾经做过坏事的,都会忍不住含住它,那个案子十分棘手,李康花了很大力气,才终于把奶嘴拿下来,那帮派老大一条命被折磨的只剩下了半条。

  李康收回了这个东西,就觉得以后可能会派上用场,现在果断的让死侍把嘴闭上了,死侍呜呜呜呜了半天,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其余的三人纷纷对李康侧目,心说魔法师果然惹不起,还是离他远一点比较好。

  李康把道标要回来,找到了拉斯维加斯郊外的一栋破败的房子,这房子看起来就像个鬼屋一样,从里到外散发着让人胆寒的气息,不过这是伪装,李康能感觉出有障眼的法术在起作用,应该就是旺达的魔法,旺达也是个很厉害的魔法师,变种人的能力与她的魔法造诣比起来,的确有些不值得一提。

  “阿莎纳瑞....卡多沙拉曼....”李康说着意义不明的咒语,其实咒语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想达成的魔法效果,魔法就像骑自行车,一旦学会了,想忘都忘不掉,骑车的技术叫什么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施展过程的技巧,只要想,就算是把骂街的话用来当咒语,一样能施展得出来。

  曾经有一个老牧师,开口必然问候对方老母,驱魔之前一定要先骂几句上帝,但是人家驱魔的成功率高达百分之九十,除非特别厉害的恶魔,否则他都能驱逐,这一点连李康都自愧弗如,力量这种东西不是求来的,一定是靠自己努力修炼才能得到,现在世界上的那些超能力者,最大的问题就是不懂这个道理,他们有了能力之后,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控制,原本应该是受人敬仰的一个族群,硬生生的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正是因为有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李康走到跟前,轻轻的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儿,房子的模样忽然间变了一个模样,变成了一个十分精致的三层小楼,房门打开,旺达一阵风一样扑到李康的怀里,阔别了几个月,旺达的模样憔悴了不少,李康心疼的抚摸着她的秀发。

  旺达忙拉着李康上楼去看孩子们,二人走进房子里面,把其余四个人晒在了外面,过了一会儿,旺达才想起来外面还有四个客人呢,死侍是自来熟了,早就进来了,她把其余三个人也请进来,小恶魔开始准备宴席,要为李康接风洗尘。

  这次离别过了这么多天,旺达贴在李康身上不肯离开,二人开了孩子们之后,她忽然发现死侍的嘴里含着一个奶嘴,她笑弯了腰,虽然死侍这家伙平时不在乎出什么洋相,但是现在这个样子莫名的还有点可爱。

  李康笑着把死侍嘴里面的奶嘴取下来,死侍连忙大口喘着气,刚才差点被活活憋死,嘴上终于获得自由了,他离开开始对李康破口大骂起来,砍他的头可以忍,但是不让他说话,这比杀他还难受。

  李康晃了晃手中的奶嘴,吓得死侍两个后空翻,离他远远的。

  “你就是个混蛋,我不跟你玩了,我去尿尿去,哼!”死侍接着尿遁离开了这里,他还真的有点憋得慌,不过到了卫生间的门口,忽然听到里面好悬日食在跟人对话。

  “艾瑞克,我已经找到旺达了,地址我已经发给你了。”日食的声音压的很低,但是逃不过死侍的耳朵。

  但是一听是跟“艾瑞克”通话,他也没有多想,大家都知道艾瑞克其实就是万磁王,那是旺达的老爸,是李康的岳父老泰山,都忘了日食其实是北极星没过门的丈夫,那人家向万磁王汇报旺达的平安,也是应该应分的,这世界动荡不安,旺达是魔法师兼变种人,又是李康的妻子和万磁王的女儿,自然是吸血鬼们重点攻击的对象,万磁王的基诺莎岛都被几发核弹炸上天了,担心自己的女儿也是很正常的,死侍像猫一样退回来,人家的家务事最好不要掺和,李康的那个奶嘴,他可不想再尝试了,不过这内部空间很大,卫生间有的是,在二楼就有,他是轻车熟路了,根本不需要小恶魔指引,自己就到了二楼。

  到了卫生间的门口,死侍正要开门,忽然听到里面是牌皇的声音,他心说这两个混蛋是串通好的吧,来到这里之后,第一件事竟然都是上卫生间,而且都在卫生间里面嘀嘀咕咕的,我且听听这货在说些什么。

  只听见牌皇在跟X教授通话,好像是说已经找到旺达了,希望X战警能过来保护她。

  死侍点点头,看来牌皇是个好人,X战警的本事不错,让他们来保护旺达再好不过了,他再次退出来,到了三楼终于找到个没有人的卫生间,释放了膀胱的压力之后,他洗了洗手,吹着小曲来到了楼下。

  小恶魔的效率奇高,一大桌子丰盛的宴席已经准备好了,各国的菜式都有,满足在场所有人的口味,李康和旺达没有下来,小夫妻久别胜新欢,在干什么大家心知肚明,谁也不是童子鸡了,死侍感觉肚子忽然间饿到不行了,他坐下来胡吃海塞,跟靶眼一起吹着牛掰。

  过了几分钟,日食回来了,他揉了揉鼻子,坐下来拿起一个面包片,涂抹上黄油,一口一口的吃起来,又过了一会儿,牌皇也回来了,他一眼看到了最后一个座位上,有一盘蜗牛,于是坐下来,也跟着吃了起来,吃到口渴,拿起旁边的红酒喝了一口。

  死侍用叉子挑起盘子里的意大利面卷了一下,一口塞进嘴里,忽然抬头说,“怎么?你们通风报信完事了?”

  日食正在吃面包,听了死侍的话突然噎住了,那边牌皇一口酒喷出来,两个人的目光齐刷刷的到了死侍的脸上。

  靶眼看出有些问题,他问死侍,“怎么了?你都听到什么了?”

  死侍笑着说,“也没什么事,他们就是跟自己的老大通了个口信,都是很正常的情况,不用放在心上,万磁王和X教授都不算什么坏人。”

  靶眼心中有一丝异样的感觉,他与死侍不同,是常年跟着各种阴谋诡计混在一起的,他老大金并虽然在健身房练了一身非人的蛮力,但是终究不过是个普通人,能够统御黑道群雄靠的不是蛮力,而是超群的统率力,以及过人的头脑,跟着他混的,一定会发财,挡路的一定会全家死绝,这才是最可怕的。

  “你们到底在搞什么东西?我知道旺达跟你们变种人的关系,但是人家现在是两个孩子的妈,而且不要怪我没有警告你们,李康那个家伙平时笑嘻嘻,但其实为人非常狠辣,你们要是得罪了他,死了之后都不得安生。”靶眼觉得有必要警告他们一下。

  日食笑着说,“我们能有什么阴谋,万磁王是旺达的父亲,我是旺达的妹夫,别忘了,我和北极星也有孩子的,而且还是个可爱的女儿,其实是万磁王希望我能帮他找到旺达,人家亲生父亲想见女儿,你别想多了。”

  死侍也跟着说,“没错,万磁王的确是旺达的老爸,应该没事吧。”

  靶眼点了点头,他扭头看着牌皇,“X战警那边为什么要找旺达呢?”

  牌皇笑了笑说,“原本我不需要回答你的,你是金并的人,是个超级恶棍,我们可是超级英雄,不过如果不回答,反而弄得我们好像真的有什么阴谋诡计一样,其实是这样的,我们变种人现在受到了德古拉的围剿,万磁王跟我们X教授已经和好了,在这样艰难的未来中,我们得齐心合力才行,旺达是我们非常重要的朋友,我们害怕吸血鬼们会做出什么对她不利的事情,所以X教授特意嘱咐,一定要找到旺达小姐,然后我们再派人来保护她。”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5666小说阅读网_免费的手机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美漫之驱魔神探,美漫之驱魔神探最新章节,美漫之驱魔神探 www.qqxsw.co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