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在陆地上,骁勇善战的军山锐士,就算是面对数倍的对手,也会怡然不惧,拿出他们腰间的利刃,用配合熟练的军阵,杀对面个落花流水。

  可这他娘的是在水上。

  大家的身躯,就像是床头的大姑娘,跟着浪花一摇一摆的,根本停不下来。

  索性王侃的命令是让大家登上旗舰,这艘俘虏自陈友谅的楼船真的不错,吃水深,稳得很,而且船面很宽阔。

  这艘楼船满编可以放置一千多名士兵,这些军山精锐上了船之后,瞬间感觉天灵盖仿佛被神光照了一下,腰不酸了,身子不抖了,胳膊腿又有战斗力了。

  王侃连忙按照平日里看的水军战册,现学现卖,要求将士们按照自己的布置就位。船舱里的辅兵,一个个放下碗筷,来不及擦拭吃的油光瓦亮的腮帮子,光着膀子,使劲的摇晃着船桨,几十只船桨,就像是八爪鱼一样猛烈的在水面滑动,庞大的战舰缓

  慢移动,迎接即将到来的对手。蒋英心里打着美美的如意算盘,先将小船清掉,然后等到旗舰孤立无援的时候,自己再一拥而上,到时候自己的气势高昂,对方军心低沉,自己不就可以轻易战胜对方了

  吗?

  却不想,尚未跟对方接战,对面的主官就怂的一匹,将小船统统抛弃,将所有的军士统一安排到那艘看一眼就让人瑟瑟发抖的旗舰上去。

  摆出一副,我有大船为什么不用?

  站在大船上,稳稳当当的砍人,不爽啊的表情。

  这也太猥琐了。平日里被其他汉人将官嘲讽猥琐不堪的蒋英,顷刻间给对方的将领下了定义。但是虽然他很鄙视对方的懦弱,却又不得不承认,对方的选择,是眼下最佳的选择,也是自

  己最不想看到的画面。

  因为眼前这艘楼船实在是太恐怖了。

  但情况就是那么个情况,仗还是得打。张士诚不会听自己的解释,将士们也不能白跑这一趟。

  自己不能带着弟兄们发财,抢女人,弟兄们凭什么服气自己?这东躲西藏的这些日子,弟兄们内心其实早就动摇了,不少人都暗暗嘀咕回老家种田,跟阿妹过踏实日子。

  人心要是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所以蒋英只能咬着牙,下达了一个自己都认为自己疯了的命令,全力进攻眼前的楼船。

  一时间,那些苗军虽然茫然,但是却遵守命令,纷纷放弃原先的进攻目标,调转船头,整齐划一的朝着楼船进攻而去。

  “轰。”

  战场之上,本身就是腥风血雨。最先靠近楼船的小船被楼船撞角撞在侧侧舷,顿时断成两截,在水面上打着旋儿的快速沉没。

  “嗯?这是我们干的?”

  这陆地上跟在水面上完全不一样。战舰往往拥有者巨大的威力。

  同样是菜鸡,但是拥有优秀战舰的人,就会占尽上风。

  没错,黄金之光就是会让你变得更强。

  没想到爵爷当初在营中说的一句玩笑话,竟然是至理名言。

  这艘楼船就像是游戏中的顶级装备,而敌人则是拿着新手村盲目挥舞的小号。

  看着那些从小船上跳下水中,不停哀嚎的敌人,那些稳稳当当的军山士卒瞬间信心大涨,纷纷抽弓搭箭,对准那些水里的敌军。

  我们那么多人防守高地,还能让你们偷家不成?赵家的佃户终于还是越过了山脚与矿坑之间的宽阔地带,留下了上千具尸体,冲上矿坑前的山梁,面对着高高举起的盾牌,与盾牌间隙里透出来的雪亮的战刀与森森的长

  矛,根本撒不住车的撞在上面,就像是羊群撞在武装到了牙齿的装甲车上,血花四溅。

  佃户们,终于遇到了他们人生中新的困境。

  你以为你喝了点酒,提着酒瓶子,冲进小巷,就一定能触碰到高高再上的姑娘了吗?

  不,也许他是个比你更强壮且有力的大汉,然后把你按在地上疯狂的摩擦。这群严重缺乏战争经验,面对对方的严丝合缝的军阵,根本突不进去,而对方的长枪和战刀,犹如机械的活塞,不停的来回伸缩,无情的收割者挡在他们前面对手的性命

  另外一点,则是他们的武器太过于简陋,连像样的铠甲都没有几件,撞在锋利的兵刃上面,就直接要了他们的性命。

  只是一瞬间,两军阵地上就倒下了上百名佃户的尸体,温热的血液溅在双方的脸上、身上,然后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洒满了山上的青石。

  惨叫声如同地狱的哀嚎,惨烈至极。

  身体素质、战斗素养乃至铠甲、兵刃都不如人家,面对着阵型严密、全副武装的对手,在战场上完全是抓瞎。

  尤其是对方,那是打的张士诚的军队都哭爹喊娘的强悍存在,结局可想而知,他们根本突破不了对方的第一道盾墙,便成片的倒在了山路上。

  赵二爷脑袋嗡嗡的。

  来了,来了,他们来了。

  还不赶紧躲。

  赵二爷大声喊着,众人却又有些茫然,然后漫天的箭雨又带走了一拨人的性命。

  他知道,军山来的朱振不好惹,而自己的佃户到底什么成色,他也一清二楚,想要将其歼灭,不付出代价是不可能的,所以他一开口便是以土地为诱饵。

  可是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世界上竟然有那么恐怖的部队。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涉世未深的处子,被残忍的大汉按在地上摩擦一样。

  人家各种兵种的配合,五花八门,让人目不衔接,各种套路,让人闻所未闻。

  可是自己,就知道一股脑的往前冲。

  为了胜利,他愿意付出代价,与即将得到的淮安的利益相比,损失一些其实没有什么。

  但是眼前这惨重的代价,确实他,乃至整个家族都不能接受的。

  这些佃户是自己的奴仆,是整个家族的根基,他们死绝了,地谁来种,家族的利益谁来维护?

  赵二爷发了狠,拿起前些年跟朝廷兵马对峙的派头,端着长矛就冲了上去,吓得赵家子弟紧紧跟随,仿佛一道利箭直接装在盾墙上。

  猛烈的进攻,确实跟盾牌手造成了一定程度的麻烦。

  可朱振哪里是好想与的,看到有强劲的队伍想要威胁自己的防线,根本没动地方,从亲卫手里接过弓箭,对准赵二爷便是一箭。

  赵二爷一直盯着朱振,见朱振忽然间看向自己,便连忙往旁边儿撤。

  但是还是晚了一些,朱振的箭簇射中了赵二爷的肩膀,赵二爷哎呦一声倒在地上,被家族的年轻人七手八脚的抬了下去。

  敌人的进攻力度瞬间弱了下去。

  接着没过多久,漫山遍野的赵家佃户直接如同潮水一般退了下去。

  如此规模的对手的退却,给军山的将士们以极强的信心。

  “妈的,这就是一群废物啊!”

  “来啊,接着打啊!”

  “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刘青山大吼一声,“我们胜了!”

  朱振看着这群找不到东西南北的家伙,真不知道他们脸皮怎么那么厚,打退了一群流寇而已,值得如此兴奋吗?

  深吸了一口气,朱振将弓箭递给了自己的亲随,站直身子眺望山下虽然退却,但是却没有撤离,反而重新聚集的佃户,这一次朱振反而真的有些担心了。

  “麻烦还在。”

  在他身后,正在欢呼的将士们瞬间安静下来,他们顺着朱振的视线往下望去,瞬间也变得有些忧心忡忡了。朱沐英在一旁说道:“敌军的首领虽然不是什么正规的兵家出身,但是敢带队冲锋在最前线,起码勇气可嘉,而且身负箭伤之后,内心没有丝毫退军的念头,而且能收拢士

  兵,其人在这群士兵中威望之高,也不容小觑。”

  他太粘人了。

  就没有见过那么粘人的对手好吗?

  大家对对手变得重视起来。

  而对于伯爷,更是发自肺腑的敬佩。因为从始至终,伯爷都是亲临前线,而且敌军的动机,都在他的洞察之中,根本就没有一点儿在后方作威作福的伯爷该有的样子。

  要知道,朱振的身份,可真的是跟往日大不相同。

  那是堂堂的伯爵,一省之最高领导,堂堂应天吴国公的女婿。

  而对方是啥?说破天就是一个世家的代言人罢了。

  大家都觉得,那漫山遍野的对手的命全加起来,也没有伯爷贵重。

  可是他依然敢冒着巨大的风险在前线厮杀,而且在关键时刻一锤定音,击溃了敌人的进攻。常茂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伯爷,这么困守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趁着佃户被击退,士气正是低落的时候,我们趁机掩杀出去,只要杀回码头,上了战船,这些敌人

  便会无计可施,到时候是进是退,主动权就都到我们手里了。”

  朱振心情沉重的看着山下密密麻麻重新聚集起来的佃户,摇头说道:“没有那么乐观,敌人既然能够进攻我们,我们的船他们就能放过了吗?”众人的目光顷刻间有些犹豫,朱振也不想让他们抱有太多的幻想说道:“这一次敌人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冲着我来的。所以我们的后路很有可能已经断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5666小说阅读网_免费的手机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回到明初当王爷,回到明初当王爷最新章节,回到明初当王爷 www.lewen.la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